• <progress id="azvwy"></progress>

    <div id="azvwy"><span id="azvwy"></span></div>
  • <li id="azvwy"></li>
    <button id="azvwy"></button>

    对越战争,这场战争到底有多激烈,敌人一枚穿甲弹杀死我军22人。每当人们说起战争脑海里首先浮现的便是硝烟弥漫的战场和伴随着枪炮声而消逝的生命,战争时残酷在人类发展的历史进程里几乎每一场战争都伴随着硝烟和鲜血,中国也曾经了无数的战争,尤其是在上个世纪中国经历了大大小小无数场战争,更是有无数的生命因为这场战争而失去,因此上个世纪对于中国来说是最刻骨铭心的一个世纪。
    1984年4月,解放军广州军区、昆明军区部队云集广西、云南边境,准备同时发起拔点还击作战,一举收复被越军侵占的老山、者阴山、靠矛山等边境骑线点,随后转入坚守防御,随时抗击敌人的反扑。这个阵地位于靠矛山前沿,三面向敌,距离越军阵地仅有200余米,态势很是不利。当越军进至距离阵地约20米左右时,班长一声令下,全班火器一齐开火,并连续投掷手榴弹,在阵地前炸开了花。后方越军见偷袭被发现,立即用迫击炮向5班阵地轰击。
    光荣1949 05-新闻视点·今日报摘-解放日报光荣1949——从上海战役遗址开始的追寻2011年6月23日 05:05-新闻视点.今日报摘 稿件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张骏/梁建刚/周楠。血战月浦河。从高桥向北跨过吴淞口,便是宝山,再向中部走,就到了月浦。生活在月浦的人们,这样描述这个热闹的小镇:"当年解放战争在月浦打响第一枪,后来宝钢在月浦打下第一桩。在月浦公园,一座月浦攻坚战纪念碑,矗立中间。
    解放军发动上海战役,争夺外围阵地双方就伤亡13800人1949年5月12日,解放军第三野战军发起攻击上海战役。解放军第10兵团(辖28军、29军,欠31军)并指挥26军、33军和2个炮兵团担任西线集团,由司令员叶飞指挥,以主力攻占宝山、吴淞,封锁黄浦江口,阻截敌人从海上逃跑。当面守敌为国军52军、54军、21军、123军等部,共4个军13个师,兵力充实,火力较强。从5月14日激战到17日,28军、29军攻击刘行、月浦受挫,部队损失严重。
    1949年5月12日晚~三野10兵团29军三个团强攻上海屏障月浦~到15日晨~担任主攻第260团被敌52军歼灭大部~只剩64人~253、259团也损失惨重~此战国军史称“月浦大捷”~单从军事上来看在国军兵败如山倒的形势下~52军在月浦一带以十几个连硬顶***三野10兵团28军、29军排山倒海般的攻势~使三野主力伤亡损失达8000人以上~顺利掩护了主力54军、12、4师、99师从海上的撤退~最终全部拼光~实属不易。doc[优化]战上海——月浦之战热度:
    解放战争中,我军涌现出无数战斗英雄,其中24岁的刘子林率领12名战士不费一颗子弹,俘虏国民党士兵2700人。刘子林在战斗中成长,1947年,刘子林任中原野战军9纵25旅74团3营8连连长,他英勇善战,受到9纵司令员秦基伟的夸奖。侧翼1营的阵地失守,刘子林带领8连紧急支援,与敌人展开肉搏战,夺回了阵地。刘子林带领12名战士,乘夜色直奔敌酋关中岳的住所。天亮之际,成排的俘虏徒手走出阵地,向刘子林的3营缴械投降。
    解放军三野特种兵纵队的重炮在高桥东北海岸向10余艘敌舰猛烈轰击,7艘敌舰应声击中,解放军随即封锁了吴淞口东岸。5月26日上午,解放军29,28,33,25军会师吴淞口。吴淞口国民党守军纷纷向解放军举枪投降。图为解放军25军在吴淞检查敌军阵地。解放军在浦东黄浦江边与市中心区国民党守军隔江相望。5月22日,解放军第27军80师230团突破七宝镇漕宝路七号桥一线敌人防线,洞开了上海市区的西南大门,图为漕宝路七号桥纪念地。
    为了尽快转移受伤的战友,当时年轻的岩龙被连长派去护送伤员前往后方野战医院,但在返回的途中,岩龙却忘记了道路,在森林里打起了转。岩龙这一迷路不要紧,正在高地上的越军可遭了秧。原来,岩龙在迷路过程中,阴差阳错的绕到了正在围攻他所在的那个连的越军阵地侧翼。在仔细对区域进行了侦查后,岩龙决定依托自己的有利位置,从侧后方对越南军队发动袭击,即使不能将越南有生力量大量消灭,也至少要为我军正面阵地减少压力。
    徐泽贵守着一挺机枪,对越军疯狂扫射,越军几次进攻都无终而返,败退下来的越军,开始用迫击炮向我军阵地猛轰。徐泽贵跑到越军中间,抓住一名越军就抢对方手里的机枪,这名越军估计傻眼了,枪很轻松的就被徐泽贵抢到手了。接着徐泽贵拿着抢过来的机枪,就往人群中的越军一阵乱射,由于大家离得非常近,徐泽贵扫了一圈,一次性解决了10余名越军,其他越军见此情形,先是愣住,紧接着撒腿就跑。
    张祖谅指挥工兵乘夜暗运动到敌人阵地山脚下的死角地区,打眼放炮,挖掘坑道,以便让进攻部队藏身。为掩护放炮炸石,每次放炮时,志愿军就向敌人阵地打炮,在隆隆炮声掩护下,两条坑道已挖到距敌前沿阵地不远的地方。从11日开始,敌军在炮兵、航空兵支援下开始连续反扑,60军官兵在张祖谅的指挥下,顽强坚守阵地,与敌激战四昼夜,至14日,先后击退敌人一个排至两个营兵力的反扑100余次,歼敌5000余人,巩固全部既得阵地。
    22岁战士何学高, 与越军同归于尽, 敌人炸死, 他手臂炸断却幸存。何学高利用射击死角,快速接近到距离越军第一道堑壕20米的地方,丢出数枚手雷,当即炸死两名敌人。敌人看一时半会也夺不下武器,只好拿着何学高身上的爆破筒朝他的头猛击。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刻,他拉响右手的手雷,决心与敌人同归于尽。战友周朝彬听到爆炸声急忙赶来,只见两名越军的尸体躺在一旁,何学高右手炸断,左手食指,中指也炸没了。
    对越自卫战:为何我军遇越军偷袭不开枪却扔手雷。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老山战场绵延近百公里,越军占据地利,居高临下,我军阵地几乎都在敌炮火覆盖之下,有些阵地越军步枪都能打到。由于对越军威胁很大,后者竭力对连接各阵地的羊肠小道实施火力封锁,特别是012到013阵地的500米“生死线”,45度的斜坡路直接暴露在敌火力网中,越军阵地上的直瞄火炮和高射机枪黑洞洞的枪炮口依稀可见。
    战斗最激烈的是白台山七号阵地,坚守在七号阵地上的是36团的英雄们。这时,1班长孙安庆也冲上了2排阵地,发现2排的同志们都昏倒在战壕里,便招呼冯日江“小冯,快起来,敌人又上来了!”这话惊醒了冯日江,他猛地站起来,大声喊到:“坚守阵地,消灭敌人,为战友报仇啊!”这喊声唤醒了昏迷的战友,燃起了战士们胸中仇恨的烈火,英雄们同仇敌忾,又打退了敌人一个连的进攻。
    越军炮火造成我军83.9%的伤亡,教训很深刻。在这种背景下,我军必须有效地防护敌人炮击,减少敌人炮火伤害,才能实现“保存自己、消灭敌人”的目的,才能始终把握战场主动权,做到克敌制胜,达成以小的代价换取大的胜利。一位排长说:“消灭敌人需要火力,保存自己主要靠工事。”在他们排的阵地上,一共挖了17个猫耳洞、掩蔽部、储弹洞等工事,还加了波纹钢和工字钢,对于防敌炮击发挥了有效的作用。
    1984年4月28日,我军奉命发起拔点还击作战,收复被越军侵占的云南老山地区。李海欣率领3排14名战士上阵地后,依托工事,顽强防御,积极抗击敌人的火力封锁和夜晚偷袭,努力克服天气炎热、缺粮断水、烂裆烂腿、伤口感染等困难,不畏难,不叫苦,坚决不下阵地,一直在142号高地上坚守了55个昼夜。在这次大战中,李海欣等15勇士死守阵地,浴血奋战,先后毙敌104人,牵制了越军有生力量,为主力实施反击创造了条件。
    对越自卫反击战,我军误入敌人阵地,副连长说两个字!149师遂以步兵446团2营为前卫营,前去接防。5连经过一个小时的战斗,拿下了敌人的两个阵地,摧毁了敌人5个火力点,为2营的主力赢得了时间,后来5连有两名战士成为了现役的将军,而这场战役,也因为副连长的“口令”二字,救了一个全营,这场战役就是4号桥反阻击战斗。
    在对越慢慢接近的时候,徐泽贵突然从掩体跳出来,直接冲到了冲锋的越军中,抓住一名越军就抢对方手里的机枪,估计这名越军当时也是被徐泽贵突然跳出来给吓了一跳,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所以机枪很轻松就被抢过来了,徐泽贵拿着到手的机枪,向越军的人群中一阵扫射,顿时就解决了十几名越军,而徐泽贵从敌军手中抢过来的机枪也只够支撑一会的。
    64军192师574团2营64军192师574团2营临汾战役,二营长墨双科,四连长王香印。但由于敌我力量过于悬殊,加之敌人火力太猛,还是有一伙敌人突入了他们防守的阵地,当时局势非常危急。在肉搏中,他一往无前,奋勇杀敌,一连刺死3个敌人,但自己也6处负伤,肠子从腹腔里滑了出来,他忍着剧烈的疼痛,以惊人的毅力用手将肠子塞进去,脱下军装用腰带扎住伤口,继续与敌人拼杀,直到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志愿军180师的壮举,3500人潜伏在敌人眼皮下,无一人暴露。1953年的金城战役,志愿军60军180师做了一个惊人的举动,派出3500人潜伏在敌人的眼皮底下十几个小时,最后以微小的伤亡顺利攻占十字架山一线的两个高地。而驻守的敌人是伪军一个团,最好的办法就是我军准备至少3000人的兵力,悄悄的靠近敌人阵地前沿潜伏下来。志愿军攻入敌军指挥所。终于熬到了夜里8点20分,志愿军的316门火炮怒吼起来,一万多发炮弹被倾泻到敌人阵地上。
    对越自卫反击战,我军一个营被越军埋伏,最后却反歼敌160人。当时天降大雨,为了防止遭遇敌人的埋伏于是派出了一个团作为先头部队前进,当时在行动前根据情报得知友军已经占领了四号桥,因此在行进的过程中要随时与友军保持联系防止误伤,于是该团派出了2营作为前卫一向四号桥附近前进,今天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个时候。
    解放军这个集团军老山轮战歼敌3787人,为何打得这么好。在参加老山轮战的解放军众多部队中,兰州军区第21集团军部队是个特殊存在,并不太引人注目,作战地域也是相对边缘化的八里河东山,但整体表现中规中矩,打出来的战绩也相当出色。接防老山阵地后,第21集团军步兵61师被分配坚守老山左翼的八里河东山,配属炮兵及其他兵种一部,同汉扬、黄泥坝一线阵地的越军形成对峙。
    84年老山战役,我军创造了一场历史经典战役,重创越军3300人1984年4月28日,解放军昆明军区部队负责对老山一带的敌军进行围歼,在交战4天过后,我军成功夺回了老山,并歼灭越军1300多人,高效的完成了此次的作战任务,而后我方部队便开始进入防守阶段。经过这次试探性冲锋之后,越军探清我军火力,于是再次集结部队,将先前的2万人,半个月之后迅速扩充为4万人,和我军火力相近,甚至占有了一定的兵力优势。
    眼看战场情势越来越危急,我首先要敲掉敌人的高射机枪.我叫来文书,让他去找营长.要不给我增加兵力,要不给我敲掉高射机枪.然而,文书回来告诉我,他们也很吃紧,但给我带来二个火箭笱手和一个带队排长.我带那排长简扼的察看了一下越军高机阵地,这一摊子就算交给他了.
    中越战争传奇一幕:解放军连长用4把枪冲锋陷阵毙敌14人。5分钟后炮击停止,周连长率领战士们发起冲锋。周连长心急如焚,从通信员手中要过几枚手榴弹,借着炮火的闪光就爬向敌人阵地。但见周连长拔出手榴弹连续猛甩,随着一连串爆炸声,4名越军炮手全被送上了西天。在冲锋过程中,周连长轮流使用1支手枪、3支冲锋枪和手榴弹猛打猛冲,有2名通信员和1名翻译为他压子弹、递手榴弹,先后毙敌14人,创造了此次攻坚战中的英雄业绩。
    解放军8人突击队奇袭高地,猛攻20分钟歼灭越军42人。解放军昆明军区第14军40师兵分数路勇猛攻击,于当日夺取老山和松毛岭大部分阵地,收复了被越军侵占的领土。3排长从山顶观察到越军阵地的动向,认为战机有利,遂指挥突击队突然发起攻击。3排长发现敌人已经乱作一团,当即带领突击队冲杀下去,以抵近射击、投弹消灭敌人,把越军的阵地防御体系搅了个稀巴烂。在突击队的猛打猛攻之下,越军完全崩溃,死伤遍地。
    对越自卫反击战,他一人单挑整个越军阵地,干掉56名越军。1979年,对越战争爆发,岩龙也跟着部队走上了对越战争的战场,在战场上,他作战十分勇敢。越南军队利用这里的地势,巧妙的躲避解放军的进攻,并且给解放军造成了很大的损失,岩龙所在的部队行军十分困难。而且越南丛林非常多,越南军队打着打着就不见了,不知道在哪里就给解放军战士一个忽然袭击,部队就这样被拉开了距离,战士们也走散了。
    解放军一个加强排只剩13人仍坚持战斗,誓死守住阵地。此时,代理排长一边组织战斗,一边鼓动激励大家,他说:“如果敌人反扑,我们就同敌人拼到底。弹药要上不来的话,每人留一枚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战士小蔡决心以死报国,在手榴弹的木柄上写下“为了保卫祖国,愿献出我的生命,要与敌人同归于尽。”机枪手小丁在战斗中身负重伤,仍坚持向敌人射击,直至打完最后一发子弹光荣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