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azvwy"></progress>

    <div id="azvwy"><span id="azvwy"></span></div>
  • <li id="azvwy"></li>
    <button id="azvwy"></button>

    分享

    更多

       

    明朝人都叫他“疯子马”,祖孙三代血战百年,比杨家将还要真实!

    原创
    2019-06-02  秦岭一白

    朱元璋八次北伐,朱棣五次亲征。

    这爷俩奋战七十年,终于将北京城里的元大爷赶回漠北放羊。脱下帝王的铁血皇袍,他们同样拥有普通父母的柔情,都想让儿孙过的幸福安稳。

    或许,这帮孙子们活的太舒坦,连最基本的职业素养都丢了...直到玩出“土木堡之变”,草原铁骑差点再次打爆北京城。

    从此,边疆战火熊熊燃烧,还烧出一个传奇人物——马芳

    马芳出生时,正德皇帝还在他15岁创办的豹房里日夜操劳。

    朱厚照很辛苦,经常工作到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却还是没生出一儿半女。而马老爹生个娃就像母鸡下蛋般容易。

    但是,马老爹一点也不开心。

    他瞅着襁褓中的婴儿,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个计划外产物。他只是大同府郊区的贫困农民,天天都在边境线上种地。

    运气不好时,蒙古鞑靼跑来抢个精光。
    运气好时,大明征完税还能剩点口粮。

    算了,每天给匀碗稀米汤,能长到什么样就算什么样吧。这是很多贫穷家庭的无奈:能养活就不错了,还谈啥理想!

    花什么时候开是有时间的,鞑靼什么时候来谁也不知道。

    村里人下地干活时,都会将小孩放在田间地头的专属坑位。一听到防空警报声,大人们就扔下锄头抱起孩子撒丫子跑。

    战争的阴云,一直笼罩着马芳的童年。

    马芳5岁时脱坑了,因为他已经勉强算半个劳动力。读书上学?不存在的!一把镰刀一根绳,先把这个月的柴火背回来。

    干活、吃饭、睡觉,就是这个农家小孩的日常生活。

    有次警报响了,马老爹第一时间跑进村里的避难洞。他没有看到马芳,就大声呼喊:小芳,小芳,快到爹这来。

    结果涌过来十几个小孩,全都是女娃子。

    有人笑着说:给个男娃娃起名叫小芳,真不知道你咋想的!
    马老爹红着脸:谁说我不会起名,我家小芳字德馨,德艺双馨...

    众人哄堂大笑时,马芳背着大捆柴火进来了,却被老爹气的一脚踹倒。

    马老爹:柴火重要还是命重要?铃响了都不跑!
    马芳:刚开始鸣36秒,停24秒只是预警,我忙着干活就没跑。后来听到鸣6秒,停6秒,才知道这次来真的...
    马老爹:我老马这些年“逢响必跑”,还不知有这种说法。
    马芳:这也是我刚总结出来的...

    看到家园再次变成焦土,村民们集体趴在地上,向远方的皇帝送去衷心的祝福:光收费不办事,画个圈圈诅咒你!

    于是,正德皇帝死了,享年30岁。

    嘉靖上台后,光忙着给亲爹捞名份(大礼议)。这位大明朝最聪明的皇帝,一辈子都没将聪明劲放在正事上。

    边关局势越来越混乱,村里播放警报的大喇叭都烧坏了好几个,严重影响到村民们原本就不正常的生活。

    马芳早已熟练掌握“静如装死、动如脱兔”的生存技能,每当农活干到一半要跑路时,他都会高声喊叫:奔跑吧,兄弟!

    但是,老天准备换剧本了,他想让马芳参加极限挑战。

    你的出身太平凡。
    你的生活更平凡。
    如果一直这样平凡下去。
    你的名字,如何配让后世敬仰?
    只有苦难,才是让你脱离平凡的机会!
    若是能熬得过去...
    你必将出头!

    1526年,蒙古鞑靼大肆南侵。马芳和家人冲散后被掠走,那一年他不到10岁。

    从此,草原上又多了个衣衫褴褛的小男孩。马芳被分配到天蓝蓝养殖场里放羊,基本待遇和羊差不多。

    唯一不同的是:羊能吃草,人得吃饭。

    为了填饱肚子,马芳学着用木头制作弓箭(曲木为弓,剡矢射)。他会在放羊间隙,去射点兔子之类的小动物。

    自幼贫困的生活,让马芳磨练出极强的动手能力。只是每到夜晚依然会害怕、想爹娘...泪水糊满脸庞,却还得早起干活。

    寒冷空旷的草原,让他感觉到自己还活着。
    奇装异服的外族,让他感觉不到能活多久。

    永远没有人能体会到小马芳的心境,毕竟他还只是个孩子。当一个人失去依靠和撒娇的对象,才有可能真正成长。

    马芳,正在努力适应这种成长定律...

    5年过去了,马芳的放羊水平没啥长进,但射兔子技术超赞。有人夸他是射雕的郭大侠转世,说不定也能当上金刀驸马。

    养殖场领导:你一个小汉仔怎么射箭这么好,难道真是天才吗?
    马芳说:哪里有天才,我不过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在放羊上。

    其实,马芳心里想说:你们练射箭是为了抢掠,而我是为了生存。

    领导都喜欢复合型人才,经常派他代表部落参加各种运动会。每当马芳跨箭走入赛场,背后人群会扯着嗓子干嚎:为了部落!

    场场必胜!教练们瓜分完奖金后,还不忘嘲讽对方连一个奴隶都不如。然后转过头来,催促马芳赶紧滚回去挤羊奶。

    人生在世当有一技之长,马芳终将凭着此项技能逆转人生。

    有天放羊时,马芳躺在草丛里睡觉。听到远处传来一阵阵呐喊奔腾声,他抬头瞅瞅:又一帮有钱人来搞狩猎。

    马芳担心被乱马踩死,就蹲在高处的土堆上看热闹。忽然间人群中窜出一头老虎,吓得那帮人四处乱窜。

    马芳站起身来拉满弓,一箭就撂倒了老虎。他乐呵呵跑过去,战利品肯定没他的份,能摸摸老虎屁股就不错了。

    狩猎人:谁特么让你射的!
    马芳:啥?
    狩猎人:我们从东北空运过来,专门让大汗玩的!
    马芳:哦!
    狩猎人:别废话,赶紧赔钱!
    马芳:没钱...

    这时,人群中走出一位猛男。他非常欣赏马芳的箭法,得知这小子只是个放羊的奴隶,当场就让他给自己当侍从。

    此人就是阿勒坦汗,成吉思汗黄金家族的后裔,这片草原都是他的地产。谁也料想不到,这两位未来的死对头竟以这种方式相遇。

    或许,老天才是最会挖坑的编剧。

    看到马芳衣衫褴褛,阿勒坦赏给他良弓宝马。

    上午还是小奴隶,下午就给领导人当警卫员。马芳非常开心,不是因为以后每天都有肉吃,而是终于有机会跑出这片草原。

    史书上喜欢说他“心向大明”。然而马芳从出生到被掳,大明朝并没有做过什么让他感到温暖的事情。

    秦岭一白更愿意相信:马芳只是“心系父母”。

    此后数年间,马芳跟着阿勒坦南征北战。随着草原部族逐渐整合,阿勒坦生出更大的雄心,天天说要带领大家去北京敲响上市的钟声。

    光复大都?做梦去吧!

    马芳开始失眠了,他当然不愿意跟着阿勒坦打明朝,可是自己又几乎适应了草原生活。这种同化力真的很可怕。

    那一晚,马芳梦见了爹娘,他们躲在避难洞里瑟瑟发抖。儿时的记忆像潮水般涌来,连取笑他名字的大叔都感觉好亲切。

    马芳蓦然间明白:我们的血管里,终究流淌着不一样的东西。

    阿勒坦依然沉浸在“光复大都”的美梦中,而整天在他眼皮子底下晃悠的马芳,将会一次次粉碎他马踏中原的梦想。

    不是我要背叛你,而是你先抄了我的家!

    1537年,阿勒坦在大同附近搞军事演习,马芳瞅准时机逃回明朝。

    阔别十一载,他终于再次踏上故土。边走边想该怎么寻找父母...他们还能认出自己吗...村里其他小芳都嫁人了吧...

    马芳的心情很激动,后面跟着的明军巡逻队更激动:快逮这孙子,抓草原间谍啊!

    马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摁瓷实了,情急之下用老家方言将户口本背了一遍。明军群情激愤:这特么是明朝奸细啊。

    大同总兵周尚文来了,这位连严嵩都敢硬怼的“飞将军”(见秦岭一白.严嵩篇),竟成为马芳生命中的大贵人。

    他静静听完马芳诉说过往经历,怅然若失道:当年卷宗里“破城十余座,掳掠人口数万”,不过是一句话罢了。

    另外,你再这样出门会被人打死的,换上咱们的衣服吧!

    周尚文不仅留下马芳,还帮他找回失散多年的父母。马芳感激涕零:愿尽逐鞑掳,求一死以报国恩!

    有了家、有了爱,那就拼尽全力去守护吧
    不要再让当年的惨剧上演
    不愿再有人经历这种惨剧

    没有天生的大奸大恶,也没有天生的大善大忠。一个人只能从意识经历的变化中,不断总结自己的生存方式罢了。

    但是,只有愿意为别人付出的人,才配得到更大的回报。

    周尚文还给马芳一个家,保住大明千千万万个家。
    马芳愿意守护更多的家,出身贫贱却能三代为将。

    11年的草原生活,马芳从孤苦无依的放羊奴隶,煎熬成箭法高超的军旅猛将。苦难已经将他打磨成型,接下来将是无尽的释放。

    刚开始,周尚文安排他当个小队长。

    马芳对蒙古兵的作战套路非常熟悉,每次出战都大胜而归。官职奖金蹭蹭地往上涨,老周经常夸赞:汝他日必为能将。

    周尚文调走后,马芳还在为评选“名将”职称努力杀敌。等他见到了仇鸾,才明白真正的战场都在庙堂之上。

    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领导。

    1550年,阿勒坦率十万大军暴揍大同,理由是大明朝拒绝和他做生意。

    大同总兵战死,宣大总兵仇鸾竟然跑去慰问敌军:只要不打大同,要多少钱我都给!有火气去拿兄弟城市练手。

    阿勒坦换条线路打到北京郊区,严嵩担心吃败仗会影响嘉靖的修仙进度,连个屁都不敢让大家放,任由敌军在城外焚烧抢掠。

    这次家门口的丢脸事件,最终以大明朝无条件妥协而结束,史称庚戌之乱

    在这场大败局中,马芳努力收割自己的小胜利。

    在怀柔,斩杀敌将受封总旗
    在威远,奇谋妙计团灭贼寇
    ...

    指挥佥事、参将、右都督、左都督...还获赠限量版蟒袍一件。和官方职称比起来,马芳的江湖名号更加霸气:疯子马。

    马芳的心思只在战场上,他太熟悉蒙古骑兵的战斗力有多彪悍。为打造一支铁血战队,制定了极其严格赏罚条款。

    知足吧,这是在教你们战场活命呢。和我当年的经历比起来,你们不知道幸福多少倍。

    马芳不光给部下配备大量火器,还经常搞长途奔袭的模拟训练。结果被御史弹劾:骄兵悍将,邀功贪战,沽名钓誉,不识边务。

    然而从底层真刀实枪干出头的马芳,让残联主席严世蕃都要忌惮三分:芳表面憨鲁,实心细如发,更兼胸怀韬略,不可引之为仇也。

    坏人往往比好人看的更透彻,哪怕还是个独眼龙。

    1555年,阿勒坦又来打秋风,然而老朋友仇鸾的祖坟早被嘉靖炸平了。

    整个京城人心惶惶,马芳带着两千人杀得阿勒坦后退数十里。他身负五处刀伤,坐骑被砍死也不后退半步。

    正在烧锅炉炼丹的嘉靖听说后,忍不住感叹:勇不过马芳啊。蒙古兵也送给他一个新名号:马太师

    阿勒坦估摸沾不到啥便宜,就带着部下回家过年了。

    1557年,土蛮部落跑来打劫。马芳一战杀退敌军还俘虏很多人,土蛮这才知道遇上了“马太师”。

    看到马芳脱下盔甲露出容貌,土蛮首领紧握双拳怒吼道:全体都有了!向后转!跑步回家!

    接下来的20年,马芳和阿勒坦斗的难分难解。

    金山寺失利,马芳被降职处分
    大同府死拼,阿勒坦被迫北退
    先发制人,杀敌砍断三把马刀
    千里奔袭,七战七胜震惊朝野
    ......

    1566年,马芳遇到此生最凶险的一仗——马莲堡之战。

    阿勒坦让大儿子率军十万进攻万全右卫,马芳带着一万士卒坚守马莲堡。部下劝他赶紧跑路,先保命再从长计议。

    马芳连倒塌的城墙都懒得修,还淡定的说:敌气势正盛,避之必覆没,唯痛击也。

    他吩咐白天大开城门,连一个鬼影都没有。晚上火光冲天,呼喊声通宵达旦。敌军有点犯迷糊:搞毛线啊,拍《三国演义》吗?

    辛爱明知马芳就在城里,却不敢轻举妄动。他蹲在城外吃了两天盒饭,最后决定还是收拾东西走人。

    马芳登上城楼观察队形,转身对部将说:彼军多反顾,且走。明军出城追杀,打的对方连锅碗瓢盆都扔了。

    这就是最完美的空城计。

    历经嘉靖朝、隆庆朝,马芳一直在边疆浴血奋战。偶尔还带着三十个特种兵,深入草原四百多里去揍人。

    边外野草尽烧,冬春人畜难过。阿勒坦有些扛不住了,在咸宁子海被马芳打光家底后,干脆向大明请降。

    明朝封阿勒坦为顺义王,从此边关和平长达六十年,史称隆庆和议

    战场上终于消停了,马芳却又被牵连进庙堂。

    1573年,以旷工著称的万历皇帝继位。干爹张居正申请转正,于是高拱被赶回老家。接下来,就要清理队伍保持组织纯洁。

    马芳又被点炮了,弹劾理由是以不正当手段私吞大明资产。说白了就两点:1.给某些领导送过礼,2.默许部下私分战利品。

    马芳被撤职赶回家养老,没多久又派到五军督抚府上班。

    4年后,阿勒坦的老毛病又犯了。他强烈要求朝廷上涨工资,不然再带人去北京敲钟。

    60岁的马芳调任宣府总兵,又来到玩命大半生的边关。他带人在大同城外搞了几场狩猎,还特意从东北空运十几只老虎。

    草原部落疯传马太师回来了,阿勒坦连忙给朝廷写信:其实我开玩笑的。

    1579年,马芳伤痛发作便回老家养病。他经常来到田间地头,看着当年那些坑位痕迹,脸上的笑容就像孩子一般...

    2年后,马芳病逝,终年64岁。

    明史载:芳大小百十接,身被数十创,以少击众,未尝不大捷。擒部长数十人,斩馘无算,威名震边陲,为一时将帅冠。

    马家一直打到崇祯末年,马芳的儿子和五个孙子全部战死沙场。如此满门忠烈却被渐渐淡忘,而纯属虚构的杨家将却广为传扬...

    后人有诗云:

    威名万里马将军,白首丹心天下闻。

    辽水旌旗余杀气,泰山松柏已高坟。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