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azvwy"></progress>

    <div id="azvwy"><span id="azvwy"></span></div>
  • <li id="azvwy"></li>
    <button id="azvwy"></button>

    分享

    更多

       

    闲人莫话相残事 生死存亡不自由 唐太宗李世民也是个了不起的诗人

    原创
    2019-05-29  老街味道


    前言

    李世民是少见的文武全才皇帝,除了在大唐建国过程中立下了丰功伟业,其文采也令其在初唐诗坛具有一定地位。因为他特殊的身份,对于唐朝的诗歌发展也起到巨大的影响。

    对于李世民诗作的风格,有一些人认为风骨荏弱,未能摆脱齐梁旧习,例如明代钟惺在《唐诗归》中说:

    太宗诗终带陈隋滞响,读之不能畅人。取其艳而秀者,句有馀而篇不足。

    不过明朝徐献忠在《唐诗品》评价高得多:

    文皇生更隋代,早事艺文,习气既闲,神标复秀,故绮发天葩,辉扬内藻,声音之本,不徒然矣,及乎大业成就,神气充扬,延揽英贤,流徽四座,其游幸诸作,宫徵铿然,六朝浮靡之习,一变而唐,虽绮丽鲜错,而雅道立矣,其为一代之祖,又何疑焉?

    文皇帝是唐太宗的谥号,“六朝浮靡之习,一变而唐”的评价仿佛在说初唐时期的陈子昂,陈子昂生于公元659年,李世民生于599年,并649去世,10年后大举"风骨""兴寄"主张的陈子昂才出生。

    以前老街介绍过他的几首绝句《观唐绝句04-文韬武略的唐太宗扫荡诗风 六朝浮靡之习,一变而唐》,今天看一看他的七律如何。

    观唐习律二 唐太宗李世民这些七律每一首都很可疑

    一、八句皆对的《饯中书侍郎来济》

    暧暧去尘昏灞岸,飞飞轻盖指河梁。云峰衣结千重叶,雪岫花开几树妆。深悲黄鹤孤舟远,独叹青山别路长。聊将分袂沾巾泪,还用持添离席觞。

    这首七律也有人说是宋之问的作品,到底是不是老街可不是专家,当然搞不清楚。

    不过这首诗有一个特点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就是这首诗八句皆对,也就是说这是一首宗楚客体。前几天老街写过一篇文章《何谓宗楚客体?他在全唐诗中只有6首 却因先于杜甫自成一体》,因为宗楚客喜欢作这种八句皆对的七律,所以这种七律被人称之为宗楚客体。

    八句皆对的 五言诗,早在南北朝就有了,但是七言绝句和七言律诗在唐以前并不是主流,如果李世民(599-649年)早就有八句皆对的七律,那么年轻几十岁的宗楚客自然学李世民了。

    所以说这首诗是宋之问(约656 - 约712)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观唐习律二 唐太宗李世民这些七律每一首都很可疑

    二、李世民另外几首可疑的七律

    李世民那个时期的人,依然是以五言诗为主流,李世民本人也未免俗,他的五律有几十首,七律只有几首。除了刚才有争议的这首《饯中书侍郎来济》 外,其他几首多与佛教有关。

    1、《赞姚秦三藏罗什法师诗》 押青韵

    秦朝朗现圣人星,远表吾师德至灵。十万流沙来振锡,三千弟子共翻经。文含金玉知无朽,舌似兰荪尚有馨。堪叹逍遥园里事,空馀明月草青青。

    2、《題白馬寺》/《题焚经台》 押灰韵

    门径萧萧长绿苔,一回登此一徘徊。青牛谩说函关去,白马亲从印土来。确实是非凭烈焰,要分真伪筑高台。春风也解嫌狼藉,吹尽当年道教灰。

    3、《缺题赞》押寒韵

    功成积劫印纹端,不是南山得恐难。 眼睹数重金色润,手擎一片玉光寒。炼时百火精神透,藏处千年莹彩完。 定果薰修真秘密,信心莫作等闲看。

    这首《缺题赞》也有人说是宋太宗赵光义的作品。或许皇帝们都喜欢拜佛吧?这三首诗老街比较喜欢第二首《題白馬寺》,与其他两首有区别的在第一联:门径萧萧长绿苔,一回登此一徘徊。这一联有诗人味道,其他的诗句味同嚼蜡。

    李世民比其宋之问(约656 - 约712)、沈佺期(约656 - 约715)、杜审言(约645年-约708年)等人早几十岁,而这几首都是非常标准的七律,并没有见到这个时期常见的”失黏“现象,确实有些可疑。

    观唐习律二 唐太宗李世民这些七律每一首都很可疑

    三、七律《广胜寺赞》背后的故事

    我手里的这本《全唐诗鉴赏辞典》收录了李世民的一首《广胜寺赞》:

    鹤立蛇行势未休,五天文字鬼神愁。 龙蟠梵质层峰峭,凤展翎仪已卷收。正觉印同真圣道,邪魔友闭绝踪由。儒门弟子应难识,穿耳胡僧笑点头。

    说实话,老街觉得这本佛教《全唐诗鉴赏辞典》不应该选李世民的七律,而应该选他的五律。李世民的五言律诗比较多,他的五言律诗才真正具有当时的特点,失黏、失对等现象比较多见。这几首七律太工整了,反而不太可信。

    《广胜寺赞》还有绝句的版本,据说出自陝西咸甯縣臥龍寺的石刻本和河南登封縣的刻石,一个说是唐玄宗的诗,一个说是唐太宗的诗,

    《梵文唵字唐玄宗書並讀》(一作題梵書)

    鶴立蛇形势未休,五天文字鬼神愁。支那弟子无言語,穿耳胡僧笑点头。

    这首绝句是《广胜寺赞》去掉了中间二联的版本,需要注意的是,这是就用了”支那“二字代替了”儒门“,而这个词常常被认为是侮辱华人的称呼。 唐朝僧人义净 《南海寄归内法传·师资之道》中说道:“且如西国名大唐为 支那 者,直是其名,更无别义。”据说古代 印度 、 希腊 和 罗马 等地称 中国 为Cīna,Thin,Sinae等,佛教经籍中作 支那 。也写作至那 、 脂那 。

    鶴立蛇形形容山势险峻壮观,五天(东南西北中印度)文字指孙悟空们取回来的西经。颔联是佛寺的华丽雄伟,颈联写了佛事活动。尾联无论是儒门还是支那,都是一个意思,咱们中土的弟子们应该有所顿悟,这些番外的僧人们点头微笑。

    全诗的意思是:外来的和尚会念经。

    观唐习律二 唐太宗李世民这些七律每一首都很可疑

    结束语

    李世民的绝句、五律都有佳作,名句如:昔乘匹马去,今驱万乘来;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未晓征车度,鸡鸣关早开。可惜他虽然贵为皇帝,却和唐朝多数诗人一样,大部分作品没有流传下来。

    按照惯例,老街用原诗韵作七律一首《赋唐太宗》:

    逐鹿中原战未休,辽东漠北扫边愁。疾风劲草兴唐祚,板荡诚臣嗟白头。玄武门前风影乱,凌烟阁上晚云收。闲人莫话相残事,生死存亡不自由。

    @老街味道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