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azvwy"></progress>

    <div id="azvwy"><span id="azvwy"></span></div>
  • <li id="azvwy"></li>
    <button id="azvwy"></button>

    分享

    更多

       

    李白——人生就该轰轰烈烈一场

    原创 有奖征文
    2019-05-26  旧时斜阳

    本文参加了【诗韵中国】有奖征文活动


     网络的出现除了给我们带来刷不完的朋友圈外,最大的好处给你带来许多流行词。


    这个词在网络上称之为流行语。


    比如2017年上半年,有一位知乎上的网友费了一番功夫,特意为了李白和杜甫的那段单相思的友情做了个统计,统计的结果是杜甫一辈子都在为李白写诗,并且写的诗有15首之多。


    其中最为人熟悉的有《春日忆李白》、《冬日有怀李白》、《天末怀李白》、《梦李白二首》、《送孔巢父谢病归游江东,兼呈李白》等等,但看这些诗,让人你觉得杜甫很多情,李白很无情。


    一个大老爷们,春天想、夏天想、秋天想、冬天也在想,你就无动于衷。


    所以有人又为这件事特意做出了一番调查,调查的结果的确很无良。


    李白一生写了九百多首诗,差不多是《全唐诗》的四分之一,这么大的分量,里面只有两首是写给杜甫的。

    一首《沙丘城下寄杜甫》和一首《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


    看到这个结果,气人么?


    气人,更气人的还在后头。


    这两首诗出名么?不太出名。


    有名句么,有?


    “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


    什么意思,大家好聚好散,你我从此就不要牵挂了,免得麻烦,我又不是美丽动人的西施。


    有人说杜甫很无辜。


    有点,可你若接着往下看,无辜这个词还是用了早了点。


    如果单看杜甫写的诗,负心汉的骂名,李白是逃也逃不掉。


    李白的朋友很多,光是朋友圈就有有400多人,贺知章、孟浩然、元丹丘、王昌龄、李龟年、李彭年、李鹤年三兄弟、孔巢父、韩准、晁衡、岑夫子、元演、玉真公主…这个名单还可以更长。


    朋友多当然是好事,人多好办事嘛。


    比如李白刚来长安的那会儿,无依无靠就是贺知章出面帮忙解决了他的工作问题。


    不光让他在长安城有车有房,有名有业,还有美酒佳肴。


    够意思吧。



    再比如玉真公主就直接给了李白办了许多旁人办不了的事情,对此李白很感激,特意写了一首叫《独坐敬亭山》做:“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诗里除了感激,满是对人家的思念。


    如果说帮个忙,写个诗表示感谢一下,倒也没什么,朋友嘛,说点肉麻的感谢话倒也没什么。


    可问题的关键在于李白的标准并非如此,凡是他认为够朋友的都可以入诗。


    好朋友汪伦不过说了句“先生好游乎?此处有十里桃花。先生好饮乎?此处有万家酒店。”

    (翻译下,哥啊,你喜欢喝酒赏花吗,我这里应有尽有,快来吧哥。)李白上来就是一首《赠汪伦》。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这句子,看得人要掉眼泪。

    好朋友孟浩然不过是请他喝了几回酒,顺便到襄阳城看了看李白就彻底沦陷了。


    开口闭口就说,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


    我非常敬重孟先生的庄重潇洒,他为人高尚风流倜傥闻名天下。


    这些也算了,人家毕竟是请你喝酒吃肉了,这么写也没错。


    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写了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 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却把我给忘记了。



    有人说,李白你的心不会痛么?


    李白当然会说:“疼,当然是疼的,不过我是个潇洒的人,男子汉大丈夫风吹那儿我走哪儿,那还计较得这么多,这世上总有那么几个人被人喜欢的不是。”


    看了这话,网友们释然没释然我不知,但笔者是释然了。


    比起杜甫的念念不忘,李白活的太洒脱,太潇洒,如此人物又岂会被区区一道友情束缚住呢?


    人生唉,就该轰轰烈烈一场,再飘然而去,否则这也舍不得,那也放不下,那还是李白么?


    这话对么?


    当然对!


    不信,我们往下看。


    李白的身世是个迷,后人很难想象一个神仙一般的人物,一个在中国十三亿人人皆知的大诗人,竟能把自己的身世隐藏得如此之好,无论多少狗仔队往深处挖,总是看不真切。


    唯一知道的他出生地有可能剑南道绵州(巴西郡)昌隆,再往下一点,一无所知。


    一些好事之人就在他身世上种上了种种传闻,这个说他与李唐诸王同宗,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同辈族弟。亦有说其祖是李建成或李元吉。


    看不真切的身世,让世人觉得这个男人来历非同一般,就是这个来历不一般的男人,宛如一道春风一般迅速席卷了大唐。


    没人知道他的少年是怎么过的,也没人知道,他是如何练就了一身的本领,诗词、书法、剑术、酒量哪一样都是世人可望不可即的才华。


    无数人的人对此充满了好奇。


    笔者也不例外,但历史并没有给我答案。


    仅仅知道的是他十五岁他就展示了过人的才华,喝干了一瓶红星二锅头后,接着酒气一口气写了一首高难度的赋(《明堂赋》),文章刚出炉立即得到了世人的吹捧。


    穹崇明堂倚天开兮,巃嵸鸿蒙构瑰材兮。偃蹇坱莽邈崔嵬兮,周流辟雍岌灵台兮。赫奕日,喷风雷。成为当时最流行的网络金句。


    仅过了五年,他大笔一挥,袖口一吐写下了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上李邕》)


    世人为之疯狂。


    天才,天才啊。


    他很享受这种才气霸漏的感觉。




    21岁,在成都瞻仰司马相如琴台、扬雄故宅。此后几年游历蜀中各地。作《登锦城散花楼》。


    留下,暮雨向三峡,春江绕双流。今来一登望,如上九天游。的名句。


    据所有史料记载,这诗为李白的成名作,据说当时吟唱的人超过两百万。


    26岁,在湖北,他以半醉半醒的口吻念出了“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一身”。——《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


    28岁,和孟浩然相遇,留下了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32岁 ,写下,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如果你对这个不熟悉,别急,接下来就是让你体会到什么叫才情,什么叫奇幻,什么叫超凡的想象力。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蜀道难》熟悉吧?


    我们可以再看看。


    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


    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将进酒》


    潮水还归海,流人却到吴。——《见京兆韦参军量移东阳二首》


    这种超高水准的才华,他一直保持到了四十一岁。


    这年的天蓝蓝的,阳光柔柔的,偶尔吹过来的风暖暖的。


    一个浑身散发着仙气的男子缓缓走入了长安城一家酒馆。他的步伐从容淡定,面上满是笑容,今日他是奉诏入京的。


    在这之前,这个男人借着玄宗皇帝西游的契机献了一篇《大猎赋》,听过皇帝读过后挺喜欢。


    此后他还向玉真公主献了诗,最后两句说“几时入少室,王母应相逢”,是祝她入道成仙。


    并借这次机会在送卫尉张卿的诗中陈述自己景况很苦,一次又一次的自我推销,效果非常不错,大家都答应帮忙。


    这是一件值得喝一杯的好事。




    酒馆并什么客人,唯独靠窗的酒桌上坐着一个衣着华丽的老者在哪儿自斟自饮。


    那老者见他走来,立即站了起来,冲着他招了招手道:“来这儿坐?”


    那男子走了过去,也不客气,端起酒杯就开喝了,他酒量很好,对方也不错。


    两人都是酒逢知己千杯少,所以尽情畅饮。


    “小兄弟可会点什么?”那老者将一杯酒汤喝了干净,带着几分醉意问道。


     那男子面露自豪之意,大声道:“喜纵横,击剑为任侠,好书法,善吟诗?”


     “你会作诗?身旁可有诗稿?”那老者略感意外,撇了一眼那男子问道。


    那男子一听,立即从袖中取出一篇《乌栖曲》递上,并大声念道:


    姑苏台上乌栖时,吴王宫里醉西施。


    吴歌楚舞欢未毕,青山欲衔半边日。


    银箭金壶漏水多,起看秋月坠江波。


    东方渐高奈乐何!


    那老者神色阴晴不定,许久才赞了声:“此诗足可惊天地泣鬼神!“


    “你还有其他诗篇么?”


    那男子早有准备,立即又递上一篇《蜀道难》。


    噫吁嚱,危乎高哉!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


    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


    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


    地崩山摧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钩连。


    上有六龙回日之高标,下有冲波逆折之回川。


    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


    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


    扪参历井仰胁息,以手抚膺坐长叹。


    ………………


    你,你是不是太白金星下凡到了人间。


    “你叫什么名字——?”那老者赞了声对那男子问道。


    “——我叫李白!”


     这老者叫贺知章,得他举荐李白供奉翰林。


    从此李白走上了人生的巅峰。


    他很豪放,诗词的才华无人能比,书法更是一流,一手剑术彰显大家风范。


    他处处彰显得与旁人不同,很快吸引了许多人的好感。


    唐玄宗初见他,降辇步迎,“以七宝床赐食于前,亲手调羹”,这还不算,郊游的时候带着他,应酬的时候带着他,甚至参加皇家音乐交流会的时候也带着他。


    他一夜之间成了皇帝身边的红人。


    期初,他也很高兴,以为伺候好了皇上,就可以放手大干一场。


    他现实告诉,官场有官场的规矩。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过人才华早已引起旁人的妒忌,皇帝的宠信,已让妒忌者发狂。


    各种小道消息开始弥漫在京城。


    豪放的个性让他对此不闻不问,始纵酒以自昏秽。与贺知章等人结“酒中人仙”之游,皇帝呼之不朝。


    皇帝开始冷落了他。


    这种委曲求全的生活,让他慢慢感到厌倦。


    那一年,长安的风还是冷的,长安的城的美女还是多的,大唐还是繁华的,皇帝对他还是信任的。


    长安的酒还是廉价的,长安的朋友还是好客的。


    那一年,皇宫里的牡丹花,红紫的、浅红的、通体透白的牡丹花铺满了整个皇宫,良好的环境,让皇帝和爱妃很高兴。


    一天早上,皇帝携带爱妃特意在人潮花海里准备了一场演唱会。


    演唱会的明星是吹拉弹唱样样精通的艺人李龟年,一切的一切都准备就绪,唯独没有作曲人。


    皇帝想到了李白。


    李白喝酒了,而且喝得大醉,站都站不起来。


    寻他的人一看几乎要哭了出来,任务完不成是要死人的。


    他们拼命的叫,可李白没有答应。


    他们只好架着李白去了皇宫。


    皇上没有让李白醒酒,他似乎从李白的醉态中看到了某种不一样的东西,这东西叫——才华。



    一直到了晚上,李白醒了。


    作诗。


    皇帝盯着李白说。


    喝酒。


    李白嚷道。


    上酒。


    皇帝扑闪着大眼睛,命令道。


    三杯燕京啤酒送了上来,李白一口气喝了干净,这才哈哈大笑了数声,挥笔便写。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


    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阑干。


    三首清平调词写于顷刻之间,无人不赞,无人不赏,如此高的赞扬依旧没有留住李白。


    他还是走了。


    ……


    天宝三年(公元744年)的夏天,他被赐金放还了。


    理想的破灭让他重新审视自己,也许我根本不适合当官。


    他开始走向祖国的名山大川。


    事实上,我们得感谢历史,感谢玄宗的这次赐金放还。


    如果没有这么一招。


    李白的诗,我们也许会读,但绝对没有这么多的精彩。


    梦想的艰难,祖国名山大川的壮丽给了他无穷的想象力,惊艳的才华幻化在笔下变成了一首又一首的诗。


    李白绝对不会想到,他仕途失意的十八年里,大唐的文学上记上了浓浓的一笔。


    他的名字也成为后世诗坛永远翻越不了的浪漫主义高峰。


    这些李白看不到也想不到,出游的无拘无束,让他的个性得到了充分的释放。


    他骨子里潇洒,狂放都得到很好的展示。


    然后他一点一点的遵循自己的内心,写出了诗坛上最华丽的篇章。


    大唐在他的笔下是辉煌的、是浪漫的、是雍容的、是华贵的、是美好的……


    本着这股念头,他的双脚开始游走大唐任何的一个角落。


    光是州县就有206个,名山大川八十几座,江湖胡海将近七十条,这个数字足够让任何一个惊讶。


    常年的浪迹天涯让他感到孤独。


    骨子里的孤寂,让他感到疲倦,仕途上的失意,让他感到沮丧。


    他渴望休息。




    上元二年(761年),已六十出头的李白从镇江返回去投奔了在当涂做县令的族叔李阳冰。


    疾病开始侵蚀他的身体。


    仅一年的功夫,他就病倒了,他似乎预感到自己的解决,在脑子清醒的时候做出了一个最英明的决定。


    病榻上,他伸出那双枯瘦如柴的手,将厚厚一叠的手稿交给了李阳冰。


    “叔叔,你把它出版,让后人看看,也让后人知道有个叫李白的人来世间大闹了一场。”说完,赋《临终歌》而与世长辞。


    李白的这个愿望很快就得意实现。


    有李阳冰编成《草堂集》迅速风靡全球,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李白的诗词,哪怕一个没有文化的中国人,都会开口念上他的诗句。


    他们惊喜的读着李白描绘的那个繁荣的盛唐。


    多年后,一个梦想着回家的男人给予了李白最高的评价。


    酒入豪肠

    七分化作月光,


    剩下的三分 


    啸成了剑气,


    绣口一吐


    就是半个盛唐。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