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rogress id="azvwy"></progress>

    <div id="azvwy"><span id="azvwy"></span></div>
  • <li id="azvwy"></li>
    <button id="azvwy"></button>

    分享

    更多

       

    司马懿——我挥剑只有一次,可是我磨剑磨了几十年

    原创
    2019-04-06  旧时斜阳

    嘉平元年(249年)正月,洛阳下了一场大雪。

    白雪茫茫之中,一位须发皆白的老将门前观望,鹅毛一般的大雪一片一片的落在了他的身上,他浑然不觉。

    许久,才听得他传来一声咳嗽,声音透着苍老,却浑然有力,仿佛向世人宣告我还没有老。

    雪花差不多覆盖了他的眉毛、鼻子、嘴巴,眼睛,他不得不伸出手来轻轻抚了一下,雪白的光线里立即露出了他的面容。

    一双鹰眼,面如饿狼。

    这样的面容历史上并不多,后人特意用了“狼顾之鬼”四个字来形容,意思为回头不动肩是为狼顾,斜眼不转头是为鹰视。

    古人认为狼顾鹰视是阴险,狠毒,狡诈的表现。

    他偏生就生出这样的一张脸,因为少见,所以很容易被人记住,凡是看过的人无不称奇。

    他就是司马懿。

    多年的等待,他先后熬死了所有的对手、诸葛亮、曹操、曹丕、如今只剩下唯一的对手。

    他为了这一天等了足足四十年,如今他可以放手一搏了。

    尽管他今年已经70岁了,但丝毫不妨碍他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这样的大战,他打了不少。

    比起他的老对手,这一场看似没有结果的战事早就宣告了一切。

    因为他想要的一切,只需一把火。

    一把大火。

    火的确是个好东西,尤其是打仗的时候,当年若没有一场大火也许这天下早就是曹家的。

    是一场大火导致了天下三分。

    几十年过后,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回到了起点。

    “放火……?”

    寂静的夜晚,这一声命令如惊雷,迅速打破了洛阳的寂静。

    大火如期的燃烧了起来,火红的大火把洛阳城染成了一片鲜红。

    洛阳的百姓尚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这场大火就被扑灭了。

    胜败已分。

    第二天早间新闻立即报告了昨日夜里洛阳门的大火。

    大将军曹爽和何晏与昨夜在高平造反,太傅司马懿夺得魏国大权,曹爽等人被诛灭三族。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个道理似乎并不用于武功那么简单,政变同样如此。

    任何东西,任何事只要快到极致,极少会碰到对手。

    这个夜晚,司马懿依旧立足于洛阳门外看了一夜的大雪。

    胜利的到来,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智者如他,很明白这场政变的背后意味着什么,他开始思索着今后的路该如何走。

    路有很多种,向左走,向右走都可以成为很多人生,他的人生会是什么样,他还没想好。

    他决定寻个参照物。

    诸多的榜样当中,他第一个想到的楷模是诸葛亮。

    如果说,这个世界还有一个人了解他的话,那这个人一定是诸葛亮。

    作为自己的对手,诸葛亮完美的诠释了什么了解你的永远是你的对手。

    作为对手他也不敢小看了诸葛亮。

    甚至在很多的时候,他了解诸葛亮比了解自己的老婆还要多。

    他很清楚诸葛亮是什么段位。

    在后世的历史中他的戏份不多,排名不高,名声不好,出现得太晚都是诸葛亮惹得祸。

    无论是文艺小资还是商业大片,有诸葛亮在,他永远是个配角。

    历史之所以会有这种局面。

    原因只有一个——魅力。

    作为天下数一数二的天才,诸葛亮除了个人素质、个人思想、个人行为,个人品行等等都很优秀,而且达到了无招胜有招的地步。

     写几个字挂在墙头上,后人留的是“夫君子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宁静无以致远”而不是他的“大丈夫者,当报效天朝,若天子无能,亦不可弃之!”

    (司马懿对长子司马师教导时所说。)

    夫处世之道,亦即应变之术,岂可偏执一端? 用兵之道,亦然如此,皆贵在随机应变。这句军事上的名言就是出自他的手笔,只可惜,记住的人并不多。

    他说的话很多,写的字儿也不少,能留下来的还不如对方的《出师表》。

    后人对诸葛亮的崇拜无以复加,成都的武侯庙里就挂着“已知天定三分鼎,犹竭人谋六出师。”而杜甫的《蜀相》一诗更狠,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这些都让他很羡慕。

    羡慕不是关键,关键的是人家还很帅。

    如果说个人品德,个人才华可以进行后天的培养,那么相貌就靠爹妈了,很可惜他的爹妈并没有给他留下了一张好皮囊。

    唯一能拿出来比一比的只有寿命。

    他活了72岁,诸葛亮只活了54岁。多了他18年。

    除此之外,他还多了一个头衔——晋武帝。

    这是后世子孙给他加的,他生前并没有这个念头,至少表面上没有这个意思。

    作为战场上的对手,并不妨碍他与诸葛亮成为惺惺相惜的好友。

    想当年,诸葛亮与他对打。

    蜀国大好的局面,诸葛亮却错用了马谡,导致街亭失守,没了这道天然屏障,他的大军一路攻到了西城,诸葛亮无兵迎敌,但沉着镇定,大开城门,自己在城楼上弹琴唱曲。

    后世的演绎多半神话了,其实他没那么菜。

    空城计的鬼把戏他不是一无所知。

    杀进去,活捉诸葛亮他还是有这个把握的。

    可他还是退兵了。

    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个——他们是朋友。

    他懂诸葛亮,反过来诸葛亮也懂他。

    人生很短,朋友很多,真朋友没几个。

    后人对此总是不信,他也懒得去解释。

    只因朋友贵在知心。

    当年的他与诸葛亮隔空的那一番话又有几个人能明白呢?

    司马懿:“这铮铮之音,如惊涛拍岸,风卷残云。指端似有雄兵百万!”

    司马昭:“父亲,我怎么就听不出来?”

    司马懿:“你听,似山间小溪,清澈见底,非心旷神怡者不能为之。诸葛亮定然是胸有成竹!”

    司马师:“父亲,几根琴弦,岂能如此传神?”

    司马懿:“心乱则音噪,心静则音纯,心慌则音误,心泰则音清。听诸葛亮弹琴,如观其肺腑也。我能为诸葛亮知音,不胜荣幸!”

    这才是空城计最真实的版本。

    那种高手之间的感情,除了对手彼此,很少有人能明白。

    就好比是魏子云永远也不会明白叶孤城紫禁之巅与西门吹雪的对决。

    只可惜,这样惺惺相惜的好日子并没有维持多久。

    公元(234年),刚刚54岁的诸葛亮病故于五丈原。

    死的原因——累。

    安抚百姓、遵守礼制、约束官员、慎用权利,对人开诚布公、胸怀坦诚,那一件事都要人命。

    他自问做不到。

    忠臣,我不愿。

    他第二个想到的是曹操。

    曹操这个人还是很有魅力的。

    靠着个人才能,曹操以汉天子的名义征讨四方,成为天下最有话语权的男人。

    这个男人写起诗来悲凉慷慨,气魄雄豪,无人能敌。

    这个男人打起仗来,神鬼莫测。

    玩股票更是高手中的高手。

    凶残起来杀人不眨眼,温柔起来连家里的丫鬟都疼爱。

    总得来说,这是一个浑身充满矛盾的人。

    外界对他的评价是治世之能臣,乱世之枭雄。

    如果是在太平盛世,那么就是一个能干的大臣;如果是在战乱之年,就是一个独霸一方的枭雄。

    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很符合曹操的个性。

    终其一生,曹操都在忠臣与枭雄之前徘徊,你说他忠,他干的却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勾当,说他是枭雄,他也能以统天下为己任。

    就这样一个浑身上下都是矛盾的人,却是一个很谨慎人的。

    这种谨慎来自骨子里。

    他对谁都怀疑,对任何的威胁都敏感。

    所以曹操很喜欢考验人,杨修没有通过考验,所以杨修死了,孔融没听过考验,所以孔融全家都死了,华佗没能忍住,人也死了。

    他差一点就走了杨修的路。

    尽管过了这么多年,那一幕会想起来让他浑身颤抖。

    但他还是为自己感到荣欣,因为他是曹操手底下唯一活过猜疑的男人。

    他很为这个自豪。

    那一年的冬天,洛阳的天很冷,曹操让人烧了火,两人一边烤着红薯,一边拉些家常。

    他一直很小心的应付着。

    他很早就明白,与领导谈话,任何的场景,任何的话语都是考验。

    这种大智慧,从小老爹就给他灌输了。

    这么多年,他能在官场顺风顺水,靠的就是一个字低调。

    低调做人,高调做事。

    不仅仅是一种智慧,更是一种保命法宝,乱世尤为重要。

    问题出在他离开的时候,一直似笑非笑的曹操,忽地丢出了一把黄豆,豆子落在了青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那声音很悦耳,让他很好奇。

    所以他没能忍住,回头看了曹操一眼。

    只是一眼,他就知道自己错了。

    这段事历史上称为“狼顾之相”。出在语出《史记》。

    这是一种随时准备攻击的面容,很危险。

    那一刻,他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露出了真容。

    那一眼,让曹操很吃惊。

    从此,他身边多了眼线。

    他知道那是曹操安排的眼线,目的是监视他。

    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他开启了自己传奇的忍术生涯。

    为了活命,他一直忍到曹操死。

    可即便是如此,曹操也没打算放过他,临死的时候还不忘对太子丕曰:司马懿非人臣也,必预汝家事。"

    他只好再忍。

    忍到最后,反而是无形了。

    即便是在曹爽这种小辈面前,他也做到忍辱负重,装疯卖傻。

    他很清楚这个世道,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我不着急笑,但是我要最后笑,最后笑的肯定是我。

    昨夜的一场大火就是最好的证明。

    天已经大亮了,路如何走。

    他已有了计较。

    大丈夫做事,有所为有所不为。

    既做不了诸葛亮,那也没必要做曹操,取二者之间才是真实的我,虽然表面不一定如前者光鲜,但是道法自然,这样挺好。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